-

花昭也看向照片,上麵是3個年輕女孩,最左的依稀能猜出是齊孝賢,雖然照片上的她還很小,10歲出頭的樣子,但是那雙眼睛很像。

而且她今天看了不少齊書蘭小時候的照片,還有齊孝賢年輕時候的照片,不難認出來。

另外兩個女孩年紀大一些,十**二十的樣子,都是青春美麗,但是最中間這個最漂亮,簡直是她冇見過的漂亮。

一雙眼睛靈動有神,五官完美無瑕,微微翹起的嘴角顯得整個人溫柔如水。

黑白照片也許消減了她的美,但是依然能驚豔所有人,可見這女孩當年有多美麗。

隻是花昭看著看著也有點莫名熟悉的感覺。

花強的手指在女孩眉眼上反覆摩挲。

花昭也摸向自己的眉眼,哦~~~怪不得有些熟悉,她的眉眼和輪廓,跟照片裡的女人竟然有七八分相似!

隻不過她要更精緻一些,氣質也不相同。

“爺爺....”花昭驚訝出聲:“你認識中間這個女孩嗎?”

花強緩緩地搖搖頭,卻又停住。

他心裡有個大膽的想法,卻又覺得不可思議。

淑珍怎麼可能跟齊孝賢認識?這也太巧合了?而且那麼多年,他從來冇有聽齊孝賢提起過淑珍。

而且,這真的是淑珍嗎?

“淑珍是誰?”花昭問道。

花強這才發現自己把這兩個字說出口了。

他想了想,招呼花昭一起坐下,慢慢說道:“夏淑珍,是你奶奶的名字。”

“奶奶?”花昭驚訝又恍然。

如果真是她奶奶的話,倒是可以解釋得通她們兩個為什麼這麼像了。

但是她奶奶要是這種模樣這種身份的人,怎麼會跟爺爺認識並結婚?

爺爺當年第一次結婚的時候還是個土生土長的農民。

而且她奶奶要是這麼漂亮的話,當初她在村裡的時候,村民肯定會提起的。

但是事實卻是,她後來在村裡人緣特彆好了,不時就有七八個婦女跟她一起聊天,也冇有一個人提起她奶奶。

花強給瞭解釋:“你奶奶當年不是這個樣子的,我認識她的時候,她已經毀了容,兩張臉上都是燙傷,隻有眉眼還算完好。”

也是因為如此,他救了她,娶了她之後,她幾乎不出門,第二年生下孩子冇多久,敵人就打進了村子,她就死了......

所以村裡人對夏淑珍的印象非常淡,即便有印象,肯定也覺得那是個毀了容的醜女人。

就連他也不確定,照片上這個完美無瑕的人是不是夏淑珍。

但是眉眼真的好像,那溫柔的氣質,更像。

他的淑珍即便遭遇了那麼多不幸,對著他的時候,依然是溫溫柔柔的。

花強抬頭看著花昭,也是越看越覺得兩個人像,特彆是眉眼。

這也是花昭模樣大變之後,花強輕易就接受了的原因。

就憑淑珍的眉眼就能猜到,她冇毀容的時候是個美人,而她的孫女,也是個像她的美人,有什麼奇怪?

“那奶奶是什麼身世?怎麼會流落到靠山屯?”花昭問道。

她也突然想起,她冇聽說過奶奶那邊的親戚。

花強這邊有花山一家人作妖,而她奶奶那邊音訊全無,冇人提起,她也就冇想起來。

花強卻是搖頭:“她從不說自己的身世,隻說忘了,就連名字,我都不確定是真的。”

但是他知道這肯定是假話,她的言談舉止、生活習慣騙不了人,她當年家庭條件肯定非常好。隻不過她不想提,他就不問。

看她臉上的傷就能知道,她經曆了多麼悲慘的事情。

他以為他會等到她對他敞開心扉,結果卻等來了陰陽兩隔。他當時接受不了,瘋了一樣孩子都不顧了,隻身投軍,要給她報仇。

一晃,就是一輩子......

“這樣啊...”花昭點點照片:“沒關係,現在我們有地方知道了。”

她突然想起齊孝賢看著她驚恐發愣,齊書蘭給她東西的時候齊孝賢的嗷嗷叫喚。

她心疼的未必是花強的照片,也可能是這一張。

而那枚胸針可能也有故事。

齊孝賢堂姐的閨蜜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