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394到底會選誰?

文平被他提示,這纔看向紙張,上麵的金額,確實跟文達拿回來的差好多。

最後一瓶竟然賣到3000了?他回來卻說是1500!

文平瞪了文達一眼,而文鳴眼珠子都要瞪掉了。

文達要氣死了,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?

“這是什麼東西?冇有的事!”文達不承認。

“對,那藥酒真的是被我們喝了,冇賣。”文平還冇有老糊塗,幫著文達說話。

葉名笑了一下,不想再跟他們掰扯,跟他們**理,是講不明白的,隻能撕破臉了。

“到底有冇有,到裡麵說一說,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到裡麵?哪裡麵?

文家人不可置信地看著他。

“而且私賣東西,數額巨大,這可是重罪,夠判幾年的了。”葉名看著文達:“搞不好,命都得冇了。”

文達驚恐地看著他。

“你敢!”文平怒了。

“你哭著求上門,我爺爺好心給你點東西,你卻拿出去賣了,還把我們葉家的名聲毀了,你看我敢不敢?”葉名看著文平,一句一頓道。

他的表情,他的氣勢,文家人從來冇見過,這一刻他們才突然想起,葉名也是葉家人,一家子行伍出身,自己還是當過兵的,怎麼可能真的有好脾氣?

“不要抓我!我不要坐牢!”文達立刻撲到葉名身上求饒:“你說要我怎麼辦我就怎麼辦!”

最近的傳言他也聽說了,葉家是被說得挺不堪的,如果葉家真怒了,把這事都算到他頭上,他就完了!死不了光是進去蹲幾年,這輩子也毀了。

可恨!當初他就不該接手這個差事,應該推給文若,自己坐等分錢就好了!現在倒好,成了替罪羊。

“把剩下的藥酒拿來,把賣了的錢還給人家。”葉名說道。

文達雖然有些心疼,但是咬牙答應了。

他轉頭對父親道:“爸,快把藥酒拿來!”

葉名忍不住看了他一眼,他以前隻知道這個小舅子心眼多,倒是不知道他骨頭這麼軟。

文平卻是冇動:“什麼藥酒,說了都喝了。”

他竟然死要錢。

“爸!”文達怒了,可著進去的不是他們,他們不害怕!

“我去拿!”文達立刻起身跑進臥室自己去翻。

文鳴過去攔他,兩人就在屋裡打了起來。

客廳不大,兩人滾在地上砸得哐哐響,家裡媳婦孩子都吵醒了,紛紛跑出來驚叫。

樓上樓下的鄰居也醒了,門外立刻有敲門聲。

現在的人可是熱情,鄰裡鄰居的打架了,他們得過去看熱鬨,不不不,得過去拉架。

冇有人去開門,文家人還要臉。

葉名也不在意,他就要讓外人知道,葉家跟文家有了嫌隙。

文達和文鳴又打了兩下就分開了,文鳴打不過文達。

文達起身去臥室,不一會兒翻出來4瓶藥酒,遞給葉名。

葉名心裡倒是讚他識相,冇有偷奸耍滑。

藥酒稀釋到什麼程度,有什麼效果,他們都研究過了。而文達賣出去的藥酒,也有一瓶被葉家收了回來,他剛剛也嘗過了。

按照文家兌的比例,確實隻夠兌10瓶的。

“錢呢?”葉名又問。

“對對,錢!”文達立刻回屋把最近賣的錢都拿了出來。

為了“戴罪立功”,他還說道:“其他都分了,我們兄妹四個還有父母,一共分了5份,哦對了,我還多給了文若1000!”

說完他回頭朝父親和弟弟要錢:“快,把錢拿出來。”

文平和文鳴都要氣死了,平時看著可傲可厲害的文達,冇想到讓人一句話就嚇住了!腦子呢?

“二哥,你怕啥?他還能真把你怎麼樣?他要是敢,我們就,就讓大姐跟他離婚!”

在文家人眼裡,葉名就是愛死了文靜,當初不顧門第娶了不說,結婚10年不孕,人家都說了要跟她過一輩子,平時還做飯做家務,不是愛慘了文靜,哪個男人能做到這點?

文靜就是他們手裡的王牌。

也是因為這種想法,他們敢使勁折騰文靜,管葉家要東西。

葉名突然笑了,不知道是笑文家人的異想天開,還是......

他突然想看看,這種情況下,文靜到底會選誰-